失踪28年,博白两兄弟你们在哪?

根据旧照片画成的陈二画像。

陈伟东的兄弟姐妹。

28年前,博白县松旺镇松茂村岭背垌队当时分别只有6岁、7岁的堂兄弟俩陈伟东、陈二(当时尚未取学名)到松旺镇街上拿发糕吃,吃完后就失踪了。28年来,亲人们从未放弃寻找他们,逢年过节,心里的牵挂更为强烈。

堂兄弟俩到街上吃发糕后一起失踪

近日,姐姐陈伟萍向记者讲述了两个弟弟失踪当天的情形。1990年的一天早上,母亲要求6岁的陈伟东穿上新买的衣服,但陈伟东一直不肯,最后在母亲的软磨硬泡下终于穿上了新衣服。早餐后,陈伟萍的哥哥像往常一样去学校上课,父母到地里干活。期间,母亲问陈伟萍知不知道弟弟陈伟东去了哪里,陈伟萍以为弟弟会像往常一样跟着哥哥去学校,便随口应答“他跟哥哥去学校了”。到了放学时,依然没有看到陈伟东的身影。母亲再次询问,陈伟萍知道瞒不住,才跟母亲说了实话,“确实不知道弟弟去了哪里。”

事发后,全家人到处打听弟弟的下落,这才发现,不仅陈伟东失踪了,连堂弟陈二也没了踪影。陈二的父亲陈运俊回忆,事发当天8时到10时之间,堂兄弟俩一起来到自己的发糕摊拿发糕吃,吃完后两人就走了。有村民反映,当天看到堂兄弟俩在松旺镇上的松山旅社门口玩耍。从那以后,就没有熟人再见到两人的身影。

全家人开启漫长寻亲路

“弟弟一张照片也没留下,只记得当天穿了一件新衣服,长得有点像舅舅。”陈伟萍记得弟弟失踪时身高0.9米左右,脸蛋圆圆的,有点文静;陈二失踪时身高1.1米左右,脸有点长,头上有一条10厘米左右的疤痕,指甲扁平。

“当时难过得胃里的东西都吐出来了,要是我没有撒谎说弟弟跟着哥哥去了学校,可能还能争取一些时间来寻找他们。”提起弟弟,陈伟萍泣不成声,多年来她一直将弟弟的失踪怪罪于自己当时的一个无心之举,为此深感愧疚。“弟弟失踪后,全家人像疯了一样将村里、镇上、临近村全部找了个遍,逢人就打听,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,还是没有消息。”早些年,陈家人从警方处听到消息说抓到了人贩子,让他们去“认人”,但因为不确定堂兄弟俩是否被拐卖,“认人”后寻亲也不了了之。

“弟弟失踪的前一年,有同村人曾向母亲提起想‘买’我的弟弟,但父母不同意,碰巧第二年弟弟和堂弟就一起不见了,所以我们家里人曾怀疑弟弟是被同村人拐卖的,但并无证据证实。”陈伟萍哭着说。

28年亲人从未放弃

“我的伯父一夜之间白了头。”陈伟萍说,陈二是她的伯父陈运俊的独生子,陈二失踪后对伯父打击很大,不久后伯母在悲伤中离世。陈运俊常提起陈二的往事,在他的印象里,陈二很聪明,喜欢放鞭炮,也很喜欢唱歌,小时候最爱唱《粉红色的回忆》。

“要是你三弟(陈伟东)在就好了,好久没看到他了。”早些年,陈伟萍的父亲陈云德临终前躺在病床上,仍记挂着失踪的儿子。明知道找到陈伟东下落的机会十分渺茫,但一家人还是安抚即将离世的老父亲:“放心,我们一定会把他找回来的。”

近年,陈伟萍看了央视播放的寻亲节目后,寻找弟弟的希望再次燃起,并在寻亲网站注册登记了陈氏兄弟俩的失踪信息,不时接到来自全国各地的志愿者或同是寻亲的网友们发来的“认亲”信息。期间,虽然经历了一次次的失望,但陈家人依旧心怀希望。

“期待哪一天能得到上天的眷顾,让我们重逢。”陈伟萍说,28年过去了, 有人说堂兄弟俩被拐卖了不记得回家的路,也有人说他们可能出了意外已不在世上,但陈家人一直没有放弃。“家里离镇上很近,上街要经过一条桥,出城须经过城门口,城门口有一张石头凳,门前是一片甘蔗地,甘蔗地出去是一条小河,小河上去就是通往省城的公路。弟弟,你们还记得回家的路吗?”

寻亲电话:陈伟萍15078008159

原标题:失踪28年,博白两兄弟你们在哪?

首页社会